夜景.jpg
当前位置:主页 > 案例

案件案例

2017年04月07日 16:15    作者:四季时报-最新资讯-综合生活资讯网    来源:网络整理     

法制网首页>>   2016案件案例>>法案要闻     救援公司拖2辆货车8公里要价12万多 天价拖车费案今开庭     发布时间:2016-05-25 09:47 星期三   来源:北京青年报  

案件案例

 

王允礼从自己的货车前走过

八公里的路程,两辆货车,十二万八千七百元的费用……半年的时间里,36岁的王允礼坦言自己遇到了人生中“最大的事”。在经历被索要12余万拖车费、被通知取回货车、再到被推上被告席的一波三折之后,如今这个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中年男子,只是无奈地笑言自己现在至少不是个法盲了。

今天(25日),这起曾引起媒体关注的“天价拖车费事件”将在海淀法院开庭审理。现在王允礼认为自己准备的证据充分,“不管多久,这个官司我一定会打下去”。王允礼说无论结果如何,他想等事情了结后回老家,看看这些天一直为自己担心的父母。

“这是30多年来,遇到最大的事”

2015年10月23日,王允礼驾驶的货车行至杏石口附近时,与一辆直行大货车相撞,现场交警判他全责并协调从一家救援公司叫了拖车。五天后,救援公司给他开了一张12.87万元的救援费用单。他清楚地记得,那天他带好了钱打算提车,“我想怎么也不可能超过3万吧,结果人家说的是12万,我又问了一遍多少钱,对方说十二万八千七。”

交不出这笔费用,对方不肯放车。而12万对于王允礼而言,是一个无法接受的数字。他试图和救援公司协商,但对方丝毫不松口,“一分钱都不能少”。

“天价拖车费”的事情被报道后,王允礼曾几度以为看到转机。去年11月初,交通队答应帮他核实,但在价格上“谈崩了”。“他们最后说10万块,零头抹了,但10万我也接受不了。”

11月底,救援公司的一位负责人告诉他只需要交两万五,但几番商量后,对方只拿走了材料,并未拿走钱,这意味着对方又反悔了。而最后一次转机发生在12月中旬,海淀交通支队曾通知他去提车,“但最后车还是没提成”。

“30多岁第一次经历这么大的事,不知道怎么办好,也不知道找谁解决,说不上来那种滋味。”回想起几个月来的奔波,王允礼觉得“累得慌”。

“车回来了,可以继续赚钱了”

由于四处交涉和投诉无果,王允礼选择了用诉讼的方式作为解决此事的“最后一步”。他请了律师,将救援公司起诉至法院,今年1月海淀法院受理了此案。春节过后,王允礼终于等来了好消息。

3月3日,王允礼接到了法院的电话,法院的人告诉他可以取车了,“做梦也没想到现在说放就放了,我也没弄懂中间是怎么回事”。

法院给王允礼的解释是,立案后法院进行了初步调查,救援公司否认扣了他的车,“法院说那边没扣车,突然一下就可以取车了”。

第二天一大早,王允礼赶到停车场取车。停车场的工作人员告诉他,从去年发生车祸到今年的3月4日,他的车放在停车场132天,停车费用一共三万九千六百元。

听到这笔费用,王允礼懵住了,家中已经断了好几个月收入,他拿不出这笔费用。当天下午,他辗转找到交警队的领导,在他们的协调下,最后对方没有收取这部分费用。

3月4日下午,王允礼自己找了一家救援公司将车拖了回来,“拖了30多公里,才要了1760元”。修车花了二十多天,车以完好无损的样子出现在王允礼面前时,他突然觉得生活有了一点希望,“车回来了,可以继续赚钱了。”

3月27日,是出事近半年后王允礼首次出车工作的日子,他买了一个记账本记录每天的收入。如今,账本已记满了好几页,他经常会拿出来翻翻,账本上的数字让他觉得踏实。

“从原告变成被告,感到很意外”

车回来了,王允礼开始出事前的生活,除此之外,他还要忙碌另一件事。

4月,王允礼得知,被告知救援公司以“不支付救援费用”为由起诉了他,5月25日开庭。王允礼的律师告诉记者,起诉拖车公司的诉讼,或将等待该案拖车公司收费是否合理的结果确定,因此开庭时间还没有确定。

突然从原告变成被告,王允礼感到“很意外”。不过,他并不太担心这样的转变,他认为自己为此准备的证据充分。

监控录像是王允礼认为的重要证据之一,他说录像显示,在救援现场并未出现救援公司声称的200吨吊车,救援时间也与救援公司说的不一致。他还去找了多家救援公司和大型机械租赁公司,其他救援公司的人告诉他,他遇到的车祸一般情况下救援收费不超过3万。但此说法并未得到涉事救援公司的证实。

友情链接/网站合作咨询: